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

一個悲傷的父親


過失致死案的鑑定報告,對我方告訴人目前的告訴意旨完全的不利。對於這個悲傷的父親來說,他怎麼也不相信兒子的死亡與被告無關。我與告訴人默默走出偵查室走出法院,心裡卻找不到任何適當的辭彙去安慰他…

訴訟案件要求的是追求真相,而律師接受告訴委任時,真相往往尚未水落石出,還有賴於檢察署調查。調查結果出爐後,有時就會有告訴人完全無法接受的結果。

律師當然希望追求真相,但真相有時就不是死者家屬想要的,死者家屬生活的目標完全寄託在追究相對人上,短期內仍是他們的生活重心,讓他們的精神有所寄託而不致於崩潰,可是長期來說對任何人都不是好的。我想對告訴人說他的兒子一定希望他早日放下,好好生活開展未來,但看著他的表情,卻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唉~為人子女出門千萬要小心,不要輕涉險地,要多考慮自己親人,切勿逞一時之快、之勇,造成親人無盡的悲傷。
張貼留言